电子竞技与现实生活 深入分析虚拟世界的荣耀与痛苦

  虽然电子竞技早就被列为国家体育运动项目,但在绝大多数人眼里,玩游戏仍然只是一种休闲娱乐的方式,很多人更是将玩物丧志等等负面词汇和游戏联系起来,更无法理解它怎么就成了竞技活动,折射了电子竞技活动的现实尴尬,而在另一方面,热爱游戏、热爱电子竞技的玩家众多,但除了在虚拟世界里获得所谓的荣誉,利用它来登上冠军奖台、改变生活的又是寥寥无几。《南方日报》近日撰文,深入分析了电子竞技的荣耀,和痛苦。

\\

  王志峰每个月花费不到2000元,除了充点卡、泡面和睡觉,他剩下的全部时间都放在了一款名为DOTA的网络游戏中。

  DOTA已经成为王志峰青春记忆中的一个符号。在他看来,网络游戏不仅仅是一个娱乐的工具,更是一个斗智斗勇、团队合作的虚拟实践。

  这种游戏深深影响了包括王志峰在内的一大批高校学生。同时,他们也为过度沉溺其中付出了沉重的代价。

  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开始迷上网络游戏,电子竞技产业应运而生。

  2003年,电子竞技被国家体育总局定为第99项体育运动。不少职业游戏玩家在电子竞技世界大赛上频频获奖,甚至名利双收。电子竞技开始走向产业化道路。

  今年11月初,第二届城市高校DOTA争霸赛重庆赛区决赛在西南大学开战。来自西大战队的小卫,在大学期间已经获得20多个各类DOTA比赛冠军,但他为此付出了失去健康、学业和爱情的沉重代价。

  一时间,关于电子竞技与网络游戏的争议和质疑频出。尽管如此,依旧不断有人投身电子竞技运动,在这个虚拟世界中寻找属于他们的别样人生。

  一场对青春的掠夺

  “DOTA教会了我团队作战,也夺去了我最好的青春岁月”

  现实生活中,王志峰没有了虚拟世界里的那种霸气。对于自己打网络游戏的经历,他有些难以启齿。

  2007年,王志峰考入广东省一所重点高校,就读于金融专业。

  DOTA是王志峰青春记忆的一个重要符号,“跟朋友一起玩游戏的那种经历永远无法忘怀,现在我还会偶尔玩一把”。如今,已经工作一年半的王志峰,基本上戒掉了网络游戏。

  王志峰回忆,他最疯狂的岁月应该是上大二的时候。“那个时候一接触DOTA就被深深吸引了”。这种痴迷,可以令他连续“战斗”两个通宵,“实在太困了,就歪在床上睡一会,然后起来继续打。”

  王志峰觉得,DOTA教会他许多东西。

  “在DOTA中,有不一样的我方英雄配置和不同的对手,在不一样的时间段和不同地点,是否选择开战,都是需要每个玩家判断。”如果有一名队员不幸被对手抓住,是回头救人,还是丢车保帅,都需要玩家自己抉择,“身为队伍的一员,每个人的行为不光要为自己负责,更要为整个团队负责。”

  在玩家看来,这款游戏不仅仅是一个娱乐的工具,更是一个斗智斗勇、团队精诚合作的虚拟实践。“从阵容选择、战术安排、偷袭和逃跑、决战地点选择、进攻和防守策略安排,稍有队员跟不上全队思路,就会一招失误,满盘皆败。”王志峰说。

  游戏中,每一次战斗胜利都拉近了队友之间的距离。许多玩家的口号是“无兄弟,不DOTA ”。

  王志峰觉得,这种游戏特色深深影响了自己的现实生活。他如今在一家销售公司做业务代表,“工作非常需要同事之间的默契合作,只有依靠团队的力量才能完成目标”。

  但是,王志峰也承认,自己因为沉溺于DOTA而付出了沉重代价。

  大四那年,由于王志峰挂科太多而没有修完学分,他只能被迫延期毕业。“DOTA教会了我团队作战,也夺去了我最好的青春岁月。”

  一个戒不掉的心魔

  当失去了健康、学业和爱情的时候,沉迷网络游戏的他追悔莫及

  网络上流传着这样一句话:“如果遇到不玩DOTA,不玩WAR3,不玩LOL(三款流行的网络对战游戏)的男生,就赶紧嫁给他吧。”

  这源于曾火爆网络的一篇帖子。

  去年,在国内某大学的论坛上出现了一篇由失恋女生写下、感动了万人的真实帖子《DOTA:还我男朋友》,被各大论坛纷纷转载。

  在帖子里,女生回忆两人相爱时的点点滴滴,以及他们的感情是如何被“DOTA”这个史上最强的“小三” 介入,从而走向破灭。

  这个帖子被网友做成了微电影,“赢了时间,赢了物质,却输了爱情 ”。在电影里,男主人公沉迷于DOTA游戏,随着岁月的流逝,男孩的学业荒废了,他最纯真的校园爱情也被网络游戏无情地摧毁。

  国家职业高级心理咨询师王春勇研究员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因沉溺于游戏而忽略对方的存在,已经成为很多青年情侣分手的主要因素。

  “游戏可以玩,但不能不分主次玩游戏成瘾。不论是男方女方,一旦游戏成瘾就会顾及不到对方的感受,这样两人的沟通就会很少,很容易出现矛盾,伤害彼此间的感情。”

  小卫是重庆人,2009年他考入西南大学,就读园林专业。很快他沉迷于网络游戏,不能自拔。

  据当地媒体报道,小卫曾经连续3天在网吧玩DOTA,累了就趴在键盘上休息一下,醒了又继续玩。尽管父母曾经用各种方法制止他玩游戏,但是DOTA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戒不掉的心魔。备受冷落的女友因此离他而去。

  经过一年的苦练,小卫自己组队成为职业玩家,并多次获得全国DOTA比赛的冠军。虽然有奖金,但是高昂的游戏成本让他几乎剩不了什么钱。

  当失去了健康、学业和爱情的时候,小卫追悔莫及。

  “电子竞技和其他的竞技运动一样,对于身体和心理都是一种极大的损耗。 ”研究游戏产业的暨南大学文学院研究生小荣告诉记者。

  “DOTA不仅仅是一款游戏,而是形成了一种普遍的青少年亚文化现象。在大学校园里,如果你不玩DOTA,就会与同龄人缺少共同话语,显得格格不入。”

  南方日报记者随机走访了广州的一些高校。在暨南大学,受访的17名男同学中几乎全都知道DOTA这款游戏,其中有13人曾经或正在玩;在华南师范大学受访的14名同学中,有9个人喜欢玩DOTA,其中还包括一名女生。她笑称:“要想留住男朋友的心,就要学会打DOTA。”

  “你玩或者不玩,DOTA就在那里;而你要是不爱女朋友了,那她可能就在别人那里了。”一名资深的DOTA玩家如是说。

  一条电竞的产业路

  中国的DOTA竞技水平是世界最顶级的,但产业存在着诸多问题

  著名的DOTA游戏比赛解说员“海涛”,原名周凌翔,曾经是韶关电台的主持人。他是国内最早一批接触DOTA的资深玩家,目前国内重大的DOTA比赛都会邀请他进行解说。

  海涛告诉记者:“毫无疑问,目前中国的DOTA竞技水平是世界最顶级的。”

  在今年9月初结束的美国西雅图DOTA2邀请赛中,来自中国的IG战队一举夺冠,获得100万美元的赛事奖金。中国共有4支战队进入前5,创下了历史最好成绩。

  中国DOTA战队近年来获得了众多的世界冠军和亚洲冠军,确立了中国在世界DOTA电子竞技运动的绝对优势地位。

  一场关于电子竞技的产业化链条正在悄然形成。国内的十几支职业DOTA战队,都有相对稳定的赞助商。

  除了俱乐部为选手提供较为丰厚的薪资外,职业玩家的主要收入来自相关赛事的奖金,这些奖金从几万元到数百万元不等。

  此外,在网络上还有专门的游戏竞技频道和游戏娱乐传媒等专业电竞直播媒体,对每一场电子竞技进行全方位的宣传和报道。

  尽管如此,海涛认为,当前国内的电竞产业依旧存在着诸多问题。“政府职能部门应尽快出台相关政策规范电子竞技市场,制定相关法律法规保证产业有序健康发展。”

  在国内,电子竞技游戏一直被视为“电子海洛因”。相当一部分电竞玩家缺乏自制力,在社会上给电子竞技带来了不少负面影响。

  湛江教育学院教师马超指出,许多家长认为电子竞技是孩子玩物丧志的诱因,网络游戏成瘾引发的连锁负面效应如学生成绩下滑、封闭抑郁症、暴力倾向等等,使得社会产生强烈排斥感。

  马超认为,无论从产业结构调整,还是从未来全球经济贸易发展来看,文化创意产业都无可争议地成为了一个新的经济增长亮点,有着极佳的发展前景。作为文化创意产业的重要组成部分,电子竞技产业的地位举足轻重。

  据资料显示,在韩国,电子竞技运动已经成为了信息时代最受欢迎的运动之一,有人把电子竞技称为韩国的新国技,其产业规模甚至已经赶上或者超过了汽车工业。

  “与欧美和日韩等电竞运动发达国家相比,我国电子竞技发展还处于起步阶段,目前还存在着诸多问题和困难,其健康发展需要社会各方的共同努力。”马超说。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